随着古或今口中阵阵意味难明的吟诵之声响起,一层层金色波纹从身上荡漾开去,如同阵阵拍岸潮水,不断朝着四周一层层的扩张开来。

  不管是虚空还是实物,都无法阻挡这金色波纹的传荡,一直从瑶池胜境,传出了天宫大陆,又从天宫大陆传出了中土仙域。

  中土仙域的四座应天门,此刻就像是一个巨大无比的喇叭,将那阵阵波动不断放大,继续传送出了整个真仙界。

  一时间,三**型仙域,五百中型仙域,和三千小型仙域,竟是同时沐浴在这金色波纹中,普通凡人和一般修士对此全无所知,即便是真仙和金仙修士,也不过是略微有所感应,只有达到太乙玉仙境界以上,才能察觉到周遭天地发生的一丝变化。

  但即便发现了,又能怎样?

  古或今双手在身前虚空不断虚点,指尖之下金光闪动,那张恍如棋盘般的巨**阵上,也随之亮起一处处光点,一股难以言语的法则之力波动从中荡漾而起。

  “开天辟地,在此一遭,诸位能共睹这一幕,也算是不枉此生了。”古或今朗声笑道。

  其话音刚落,整个大阵之上亮起耀眼光芒,化作一道道巨大光柱冲天而起,直接搅碎了天幕云海,冲破了青冥天风三域,直接来到了域外虚空当中。

  与此同时,东胜大陆上的分会场内一片混乱,清秋真人感应到大陆中心一阵异动,忙回身望去,就见自己那座山间道观那边,正有一道气势雄浑的巨大金光,冲入高空。

  金光起源之处,正是他的那座不起眼的三层书楼,当然也是这座大陆的镇天楼。

  此刻的镇天楼整个笼罩在金光之中,看起来不过方圆十数丈的大小的地基下,竟赫然连着一座方圆足有数万里的大型法阵,里面各色符纹浮动,不断飞入高空。

  与此同时,西贺,南瞻和北俱三座大陆上的镇天楼,也都不约而同显露出同样气象,分别有一根通天巨柱通往天穹深处。

  各处的混乱交战状况,在这一刻纷纷停滞了下来。

  所有人感应到那股天与地交融的力量时,都感到了难以言喻的心悸和恐慌。

  “那是……”清秋真人忍不住喃喃问道。

  他在那座镇天楼里驻守了不下三千万年,虽然一向性格散淡,对那座雄震一洲的阁楼并未过多探究,但却从未发现其地下竟然还藏着如此法阵。

  不等惊讶完毕,清秋真人就忽然发现,自己体内的法则之力,竟是在一瞬间忽然自行涌动了起来,化作丝丝缕缕晶线,从体内透射而出,朝着那冲天光柱中飞射了过去。

  他骇然望向四周,就发现不止是他,周围几乎所有人身上都有法则之力凝聚成线,开始从体内流散而出,化作各色晶线,飞射融入那道光柱之中。

  随着冲天而起的光线越来越多,越来越密集,各色丝线竟是在天幕之上纵横交错,编织出来了一张巨大的彩色光网。

  “不……”终于有人惊醒,发出一声不甘嘶吼。

  “逃,快逃啊……”紧接着,又有人惊悚叫道。

  ……

  霎时间,不管是天庭之人,还是轮回殿之人,全都放下了仇恨和敌视,一个个疯狂朝着东天门外溃逃而去。

  更有许多人,直接前往了东天门内的传送大阵处,试图通过传送法阵直接离开中土仙域。

  然而,等他们到了那里,却发现那座镇天楼发出的光柱上发散出来的波动,早已经扰乱了这片大陆上几乎所有法则之力的运行,就连空间法则也不例外。

  眼下的传送大阵,不过是个不能运转的摆设罢了。

  有鉴于此,所有人便又都一股脑的涌向了东天门,此刻他们只想尽快逃离这里,否则时间越久,他们的法则之力流逝就越严重,最终只怕连逃走的机会都没有了。

  “至尊,你究竟想做什么……”清秋真人遥遥望向天宫仙域的方向,喃喃问道。

  对于那里的异动,他能够感知得到一些。

  “罢了,不管你想做什么,贫道都不奉陪了……”清秋真人叹息一声,身形一闪,便从早已被人群堵的水泄不通的东天门内一闪而出。

  出了天门,他没有丝毫留恋,甚至连回头看一眼的意思都没有,直接化作一道白色遁光,朝着远处疾射而去。

  然而就在此时,异变又起。

  只见那座宏伟的应天门,忽然剧烈一震,两侧门柱和正中牌楼上的各色漆饰纷纷剥落,露出了下方镌刻的各色符纹。

  那些符纹金光亮起,光芒刺眼,从中荡漾开来一股奇异波动。

  冲入门内将出未出的修士们,还来不及反应,就被凭空生出的一道巨大漩涡陡然吞没,瞬间化为了飞灰。

  紧接着,那漩涡之内金光暴涨,猛然喷射而出,化作一道延伸向虚空中巨大光柱,如同一条断头路一般,突兀地悬在空中。

  刚刚飞离不久清秋真人,忽然觉得身后有一股强大无比的吸引之力生出,心中一紧之下,忙施展神通,想要遁逃而去。

  然而,其身上流散出来的法则晶丝却被这光柱吸引,强行扯着他倒飞了回去,重新落入了应天门内的漩涡中。

  堂堂道祖尚且如此,其余人等又怎能幸免?

  这般状况,在东南西北四座天门同时上演,一时间整个中土仙域都沦为了屠杀众仙的修罗场,但凡身负法则之力的修士,皆是无从遁逃。

  ……

  天宫大陆。

  瑶池胜境上方的天幕,好似被烈焰灼烧过一般,所有天云都被蒸发了个干净,天幕之上露出了一片漆黑无比的域外空间。

  在那空间之内,一个方圆百里的混沌漩涡,正在逐渐凝聚扩大。

  漩涡之下,古或今目光逡巡,神采奕奕,整个中土仙域的景象都映入他的眼底,与他之前预料到的状况,分毫不差。

  相比几处分会场,瑶池胜境这边状况更加惨烈,遍地修士身上,无一例外,身上全都有法则之力凝聚成线,朝着高空漩涡这边汇集而来,而且速度更快。

  先前厮杀就已经死伤过半,如今被吸干法则之力,仙躯朽毁的又有一半。

  古或今眼中终于闪过一丝满意之色。

  只要有越来越多的法则之力凝聚而来,这座大阵的运转就会越来越快,到时候不止是中土仙域,就算是整个真仙界,也都会沦为这等下场。

  想要有改天换地的结果,就要有毁天灭地的力量和觉悟。

  就在这时,他的眉头忽然一挑,望向了下方一片区域。

  只见在那里,李元究正双手高举,掌心之中亮着金色光芒,不断汇入其头顶上方漂浮着的一个巴掌大小的圆瓶内。

  那小圆瓶上荡漾着一股奇特的法则之力,瓶口处绽放出金,红,蓝,绿,黄五色光芒,化作了一层方圆百丈,形如伞盖一样的五彩光芒,将他庇护在了下方。

  有了这五色光芒庇护,他竟然能够不受大阵影响,身上法则之力没有丝毫流失。

  在他的身后,还有十数个身影,同样躲避在五色光芒之下,没有被大阵剥夺法则之力,其中赫然便有梦婆和余梦寒二人。

  先前梦婆两人虽然不受道神印控制,一直都远远离开了战场,可等这大阵发动之时,就不管有没有服用菩提道果了,他们眼见逃离不开,只能躲在了李元究身后。

  李元究早已自顾不暇,本来自是不愿庇护他们的,可眼下不论是自己的人还是天庭的人,都已经死伤惨重,能够多一个人与他抗衡古或今总是好的。

  他以仿制小瓶的神通,将赤融和陈如烟等人身上残余的神道印之力吸取干净,三人算是暂时结成了同盟。

  “李元究,你归入七君之列最晚,对我的忠诚度也最低,但你却比他们都聪明。可惜了,要彻底催动这大阵,你的力量也是重要的组成部分,乖乖贡献出来吧……”古或今朗声道。

  “古或今,我早已发现你的举止异常之处,只是没想到你竟会做到这一步……想要我的力量,尽管自己来取吧。”李元究咬牙喝道。

  古或今哂笑一声,也不再做口舌之争,其单手一掐法诀,朝着伤口漩涡遥遥一指。

  “轰隆隆……”

  只听那混沌漩涡当中传来一阵滚雷之声,一道灰光忽然从其中喷涌而出,直接打在了李元究以小瓶催动出来的那层五色光幕上。

  五色光幕顿时剧烈一颤,其上华光开始迅速消散。

  李元究顿时神色一变,忙沉声说道:“不想死的,就赶紧帮忙,与我一同催动这小瓶。这或许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了。”

  说罢,便以心声将这催动之法,告知给了众人。

  赤融和陈如烟自是没有二话,纷纷出手相助。

  梦婆也忙出手,催动自己的仙灵力,化作一层朦胧白光,打入了小瓶之内,余梦寒虽然力量薄弱,却也没有犹豫太多,紧跟着师父的动作出手。

  苍梧真君等十数人被李元究解除了神道印之力后,也都纷纷身上接连亮起光芒,全力守护起后者手上这根救命稻草。

  四周还有许多尚未法则之力枯竭,身死道消的修士,随着神道印的力量不断减弱,再也顾不得什么身份种族之分,皆是放下了各自仇恨,纷纷挣扎着朝这边集中了过来。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小瓶上暗淡的五彩光芒终于再次大亮,他们竟然硬是凭借着这仿造小瓶之力,暂时抵挡住了那灰光的吞噬。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玄界之门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之仙界篇最新章节,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