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小暖疑惑了一下,因为她实在想不起来两人之间有过这样一段过往。

  龙离陌无奈的提醒她,“你第一次被绑架的时候,下了很大一场雪,我背着你回家的时候,你感冒发烧一直说胡话。”

  经过他的提醒,年小暖隐约记起来一些。

  那时候她发烧都烧糊涂了,缠着龙离陌说了好多话。

  她从小生病就特别黏人,需要人陪着,还会趁机提出各种各样的要求。

  而那一次,她身边就只有龙离陌,她便黏着他说了好多话。

  还缠着他说要他一直陪自己过圣诞节,因为圣诞节对她来说很重要,她的双亲就是在圣诞节的时候离开的。

  她依稀记得,龙离陌有答应她。

  后来他也这样做了,即使在他离开的那五年时间里,他也会赶回来陪她过节。

  “对了,你那五年时间不是在d岛吗?为什么能在圣诞节的时候赶回来陪我过节?”年小暖一下子就疑惑起来,“我记得刀疤说过,d岛的管理特别严格,绝对不允许有人擅自离开的,不然后果只有死路的。”

  “我在那里遇到了一个人,她是d岛核心成员之一,包括后来d岛的瓦解,都是在她的帮助下才成功的,所以那几年我都能准时回来,不过只有圣诞节的时候才有机会回来,因为只有过节的时候,d岛的防御系统才会稍稍松懈,我才有机会离开。”龙离陌解释着。

  年小暖有些好奇,不等她问出口,龙离陌主动为她解惑了,“哦对了,这个人你也认识的。”

  “我也认识?”年小暖疑惑不已,她还指了指自己,打心眼里认为龙离陌肯定是搞错了。

  她怎么可能认识d岛的核心成员呢?

  “就是你二嫂。”

  二嫂?

  年小暖顿了一下,才恍然大悟过来,激动的问道,“你是说许意周?”

  “嗯。”

  年小暖忽然起来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不得不伸手戳了戳才缓了缓,但头皮还是有些发麻的表示,“难怪我二哥那么怕她,我对我二哥,表示同情。”

  此时被提到名字的年萧,狠狠的打了个喷嚏。

  他正在悄悄收拾东西,打算再次潜逃呢。

  开玩笑,他不可能老老实实认命去安排双方家长见面的!

  许意周那个女人太恐怖了,一想到要和她过一辈子,年萧就觉得人生无望。

  即使要死,他也要在死前,垂死挣扎一番才行。

  年萧麻溜的拉好背包的拉链之后,又检查了一边身份证明以及护照等等,确定无误之后,开门就要走。

  他的手机却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上面的名字更是让他惊掉下巴。

  电话是许意周打来的,此时才凌晨五点多,他就是挑这个点人少的时候打算溜走的,却没想到许意周的电话就打来了。

  他想挂断的,可一想到许意周那副嘴脸,最终又怂了,老老实实的接了起来,还装作刚被吵醒的样子,困兮兮又脾气暴躁的问道,“谁啊!不知道我在睡觉吗!大清早的扰人清梦!有没有点道德啊?”

  “扰人清梦?年萧,你还真会装啊,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算坐飞机逃走。”许意周的声音在电话那头不疾不徐响起,带着几分讽刺几分嘲弄,对年萧的所作所为都了如指掌。

  年萧跌坐在床上,磕磕巴巴的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

  我真要认真查你,你觉得你有逃走的机会?”许意周不屑的反问他。

  年萧被问得哑口无言,最后认命的崩溃,“许意周你太过分了,你这样跟看管犯人有什么区别?我又不喜欢你,你为什么要死缠着我不放呢?”

  “为什么?是个有趣的问题,大概是我太闲了吧,没事想找点乐子。”

  年萧差点没让许意周给气得当场吐血身亡,她就是有这种能把人气死的能力。

  年萧头痛不已,“那你到底要我怎么样?我都已经跟你登记结婚了!你还想怎么样嘛!”

  “安排双方长辈见个面,这事儿就算是了结了。”

  “什么了结了?你这样就是把我给锁死了啊!我可不傻!”年萧愤慨抗议。

  许意周却轻笑起来,“我知道你的意思,你觉得跟我结婚之后,你肯定没了只有,不能出去浪了对吧?”

  “……也不是。”年萧可不敢承认,毕竟女人都是小心眼的,虽然她说的就是他内心的真实想法。

  “你放心,我可不是那些女人,要你整日整日陪着我,在家相妻教子什么的,当然我也不介意你在家相妻教子。”许意周慢条斯理的说着,好像在讨论今天天气还不好一样,语气特别的轻松闲适。

  苦了年萧了,他这会儿真是欲哭无泪啊。

  许意周说,“我呢,不过就是要挂个头衔而已,没办法,我家老头子逼得紧,我只能抓你做这个壮丁了,谁叫你当年欠我的呢。”

  年萧,“???”

  他这是倒了什么霉了?!

  “年萧,别说我没提醒你,你最好给我老实点,乖乖接受安排,等双方长辈见过面,盖了章,咱们就各玩各的,谁也不限制谁,你想怎么浪都行,只要别让双方长辈知道,我都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许意周语带威胁的说道,“不然,我可不会放过你。”

  年萧忽然打了个寒颤,又怂了一些,“你的意思是,只是挂名夫妻?形婚?”

  “是的。”

  年萧又咬了咬牙问道,“你真的能保证结婚之后对我不会有任何的干涉?”

  “君子一言。”

  “你是女的!”年萧及时纠正她。

  许意周不屑的冷哼,“反正说道做到。”

  年萧心一横,答应了,“好,那我们就这么说定了!我答应双方长辈见面,就见个面,其他的我一概不答应,见完面确定下来之后,就互不干涉,各玩各的!我不管你,你也别管我,咱们两不想干!”

  “成交。”许意周爽快的答应了他。

  年萧也稍稍安下心来,“成交。”

  挂了电话,年萧又重新上床睡觉了,毕竟这阵子他是真没睡过一个安稳觉。

  而此时的许意周,就在他家庄园外的公路上。

  外面下着雪,很冷很冷,但车子里的暖气却十分的充足。

  许意周结束电话之后,并没马上离开,而是打开手机里的游戏玩了一局游戏。

  车子里安安静静的,司机和副驾的随从都没有开口说话,极为耐心的等许意周玩完了这局游戏。

  她才收起手机,活动活动手臂问道,“几点了?”

  “六点半了,马上就天亮了。”

  “行吧,看来是不会溜走了,走吧,回去。”许意周吩咐道。

  司机这才重新启动车子离开,先前停车的位置空出来好大一片地,而周围都已经堆

  满了雪。

  他们在这里蹲了一整晚了。

  应该是说,许意周在这里蹲了一整晚了。

  “大小姐,这场雪下得很大呢,咱们是回庄园,还是去海会。”

  “说了多少遍了,还给我叫海会?耳朵是摆设吗?”许意周拿起一旁的水瓶就砸向了副驾驶的小宁。

  小宁迅速躲开了,水瓶砸到了前面的挡风玻璃。

  力道不算打,玻璃又是更换的防弹玻璃,所以没太大影响。

  许意周白了小宁一眼,“拿来!”

  小宁急忙把水瓶捡了起来,笑嘻嘻的递了过去说道,“大小姐息怒,我这不是还没习惯吗?我以后会注意的!”

  “你们都给我长点心吧!这点事情都记不住,还能做什么?”许意周训斥了一番。

  文宁挠挠头,弱弱的给自己辩解,“重要给点时间适应的嘛。”

  海会是从天者分家出去的一个帮会,这些年来海会发展比较迅速,比分家出去的时候壮大了不少。

  后来在龙离陌接管天者之后,海会还帮着出了不少的力。

  龙离陌和海会现任负责人许意周有一些交情,天者转型之后,海会也在许意周的管理之下转型了。

  而海会也正式更名为汇海,毕竟曾经的海会,经营性质比较涉黑,不少人听到都会害怕的那种。

  当然海会更著名的一个特性是,海会的创办人是个女的,第二任管理者,也就是从天者分离出去的时候管理者也是女的,到了许意周这一代,已是第三代管理者了,还是女的!

  一个能在各种纷乱之中独树一帜的帮会,领头的又是一个女的,多少让人觉得新奇。

  外界对这几位管理者的传言也有不少,有说她们一个比一个长得更像男人,五大三粗,凶神恶煞等等。

  甚至还有的更夸张,说海会的管理者本来是男的,只不过做了变性手术……

  反正没什么好传言就对了。

  可实际上呢,许意周长得极为貌美,浑身上下没一处不是风情万种。

  撇去身份不说,单单是她的相貌,就足以迷倒不少人。

  也正是这幅美艳的外表,让她在管理还会的时候,遇到过不少麻烦。

  但那些麻烦,都被她轻易解决了。

  再后来,道上人人都知道代号gueen的海会负责人,是个狠人,惹不起,见面必躲。

  天者有kg,而他们海会则有gueen。

  两人若是联手,连那些hsd都得礼让三分。

  许意周盯着外面的落雪看了好久,才吩咐道,“回庄园吧。”

  文宁听了暗自在心里松了口气,大小姐总算回庄园了,若再不回去,他怕是小命不保了。

  毕竟夫人都命令他好几次了,赶紧把大小姐带回庄园。

  文宁夹在中间也是左右为难啊,两边都惹不起,他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啊。

  到了庄园,许意周跳车下去,刚打开门要进去,迎面就飞来一个苹果。

  她眼疾手快的接住了,刚站定,第二个苹果又飞了过来。

  许意周眉头一蹙,整个人往后一下腰,一个倒翻转,用双腿夹住了苹果,单手一撑重新站了起来,在对方第三个苹果扔过来之前赶紧开口,“妈咪!手下留情!”

  (二哥和许意周的不会太长,大姐大的爱情故事,可好玩了哈哈)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玄界之门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惹爱上身:霸道总裁宠妻成瘾,惹爱上身:霸道总裁宠妻成瘾最新章节,惹爱上身:霸道总裁宠妻成瘾 少年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